星声星语

人生萍逢知何处

时间:2022-01-04 01:19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贾英华所著末代系列五部书中,《末代皇帝的后半生》是第一部,1985年完成初稿,1989年首次出版,截至20世纪90年代中期,已再版7次以上。这是贾英华的代表作,也是其成名作。完稿20年后,我才读到此书,并且,我对这个系列的阅读,无意中也将他的第一部书放在...

  贾英华所著“末代系列”五部书中,《末代皇帝的后半生》是第一部,1985年完成初稿,1989年首次出版,截至20世纪90年代中期,已再版7次以上。这是贾英华的代表作,也是其成名作。完稿20年后,我才读到此书,并且,我对这个系列的阅读,无意中也将他的第一部书放在了最后。那天午后,当我把《末代皇帝

  的后半生》的最后一页翻了过去,心里的想法是:一部我迟读的书!细想,谁读的书不是与写作相隔一些时日,甚至相隔久远的呢?但对于我来说,则有着另外的一种情况,大约在15年前,我就听说了这部书的出版,不久在媒体上,我也看到了轰动一时的《末代皇帝的后半生》著作权纠纷案的消息。这是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》颁布后,首例中国著作权案。此案,已被写入大学、中学教科书。

  在《我的前半生》的556页,爱新觉罗·溥仪以痛哭失声听着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书》,结束了对自己前半生的回记。接下去,溥仪只用了10个页码略写了自己回到北京后的生活,结尾结在了1962年结婚。贾英华所著《末代皇帝的后半生》是对《我的前半生》的续写,自1959年12月8日溥仪乘上京沈列车返京开始,一直写到1967年10月17日溥仪去世,再至1980年5月29日溥仪追悼会的召开。贾英华用了近40万字,记载了溥仪这短短8年的后半生。这是溥仪作为中国公民的8年,在这8年期间,溥仪自由、安然而自食其力地生活着。但溥仪在“文革”中,却遭遇了从未有过的精神困惑与痛苦,这种处境也彻底损害了他的健康……

  此书通过大量的独家史料,及对无数细小、确切的时日与琐事的记录,使我看到了一个有着平常人情感的“新”溥仪的“诞生”——溥仪会替别人着想了,会爱周围的人了,会做许多尽管还做得不够好的家务事了,诸如此类。若将这个溥仪与“旧”的溥仪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换一种形容,则是天方夜谭。前者是溥仪前后半生差异之比喻,而后者却蕴含了神话因素。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被秘密枪杀,法国末代国王路易十六被推上断头台,印度末代皇帝被放逐,意大利末代国王流亡异国,朝鲜末代皇帝被囚宫苑之中……惟独中国的末代皇帝作为公民回到了民间。正因为这个奇迹般的事实,后半生的溥仪让世界震惊!众多国家的首脑人物、新闻媒体等,从不同的立场和角度出发,对此纷纷作出不同的反应。历史的洪流就是这样轰鸣着朝前涌去,挟带着不乏偶然的个人命运的或歌或哭,然而,其力量的摧枯拉朽是必然的。溥仪没有被历史的洪流所湮灭,他找到了另一个自我,其契机就是新中国的成立……贾英华严正地记录下了这一笔。而令人感叹的是,溥仪新的生命之舟刚起锚时间不长,便在“文革”中触礁沉没了。还是引用贾英华的文字:“人的价值真正得到确认、尊重,社会便有光明,就具有强大的生命力,也就能够幻术般地化腐朽为神奇———溥仪灵魂的新生即是无可辩驳的明证!反之,则将可能酿成令人遗憾的历史悲剧乃至‘浩劫’。”

  8年!屈指算下来也不足三千个日夜,溥仪已是一个身穿藏蓝中山装走到北京大街上的普通人了。无论在熟悉溥仪的人们眼中,他身上还留有多少“皇上”的神秘光环,而将这位剩下8年生命光阴的溥仪诉诸文字,无疑是一件十分不易的事情。第一,其故事性与传奇色彩与风云变幻的前半生不能比拟;第二,贾英华手中原有的十余万字写作资料被某人以约稿名义全部“拿走”;第三,历来在“续写”问题上笼罩着的阴影。但贾英华没有放弃,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种的艰难,才值得他重新开始。开始了便不再回头,开始了便一发不可收拾。十多年的业余时间,他的足迹遍布全国,采访300多人,做了数千页采访笔录,查阅了上千万字的历史资料,再就是“末代系列”里面的主角,都曾生活在他的身边,有的是其忘年挚友……这一切,在传记写作之中纯属罕见。

  由此,我在读这部书当中,不时感到发生在这位末代皇帝身上灵魂战栗的因由可循,及那构成其后半生8年光景点点滴滴的历史依照的难觅。贾英华对我说,他认为这部书首先是历史价值,其次才是它的文学性,其中他在倒叙之中,解密了一些《我的前半生》一书中囿于当时历史原因未能写明的史实。他还说,此书是客观资料编排出的一部作品。比如“盛夏季节,他(溥仪)的身后未投下惯常的身影……”一句很文学的描写,贾英华查阅了当天天气预报记录,那天正值阴天,地上不可能有影子,在此还寓意“文革”对溥仪将要造成的悲剧结局的不可避免。

  “人生萍逢知何处。践此缘,难忖度……”这是贾英华20多岁所填写的词,他以著此书为恋。《末代皇帝的后半生》是用他全部的青春换来的一部书。

  从第一部书,到一个末代系列。贾英华从少年时起,便开始了他那另辟蹊径的对于晚清历史的注目……他找到了自己所想要做的事情,并取得了显著成就。他走出了中国文坛此类题材惯有的虚构的戏剧化模式,从而进入到一种在真实历史演进映照中的发现与创作。

  在我的这篇文章的最后,我还想记下的是———1980年6月2日,在北京八宝山展室内,贾英华亲笔在那个梨木雕漆的溥仪的骨灰盒上,用毛笔蘸着白漆写下的一行字:“全国政协委员爱新觉罗·溥仪生于一九○六年正月十四日,殁于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”。贾英华以他的《末代皇帝的后半生》一书,为溥仪的一生,乃至溥仪一生全部的传记,画上了一个句号;而又以他的一行白漆隶书,为溥仪的生命完结,及其最后生命的物质存在,画上了另一个句号。

  在繁华撩人的北京背后,贾英华在自己的夜晚——一个房间、一张书桌、一台电脑、一盏几乎不熄的灯光之下不懈地苦研和书写着……今天的他,仍旧是一个只占用业余光阴从事写作的作家。张立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