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新闻

一文读懂BOSS直聘:靠什么增长?用什么赚钱?

时间:2022-02-10 05:20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它很大,承载着9亿劳动力人口的刚需,从20年前中国互联网刚兴起时就存在。 当阿里、腾讯、网易还在萌芽中亏损苦苦求索时,这个行业的前期公司就靠着互联网实现了百万级别的盈利。 但当中国互联网的风吹过团购、共享经济、直播、短视频一个又一个风口时,这个...

  它很大,承载着9亿劳动力人口的刚需,从20年前中国互联网刚兴起时就存在。

  当阿里、腾讯、网易还在萌芽中亏损苦苦求索时,这个行业的前期公司就靠着互联网实现了百万级别的盈利。

  但当中国互联网的风吹过团购、共享经济、直播、短视频一个又一个风口时,这个行业大多数企业都纹丝不动,20年如一日地扮演着线上信息展示栏的角色,成了互联网的“漏网之鱼”。

  这个行业就是中国的招聘行业,覆盖9亿适龄劳动力、4000多万家企业,但始终没能出现一家市值超过千亿的公司。当Z世代的父母已经用上短视频记录生活时,Z世代还在使用与父辈相同的求职招聘服务。

  直到2014年,携“移动互联网基因”的BOSS直聘诞生,情况开始有了改变。

  5月22日凌晨,BOSS直聘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首次公开发行(IPO)申请。截至2021年3月,BOSS直聘MAU达到3060万。如果按MAU计算,BOSS直聘已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招聘平台。

  一个成立7年的公司,在行业头部企业的增速都在放缓的情况下,靠什么突飞猛进,成为那条最具想象力的鲶鱼?

  BOSS直聘在模式上和传统的招聘网站不同,其主打促进求职者与企业端用户双向互动交流,更注重智能匹配。

  BOSS直聘的创始人赵鹏曾在公开场合表示,传统的线上招聘以求职者上传简历、招聘人员搜索下载的单向模式,导致招聘流程繁杂且效率低下,这是行业的一大痛点。因此,2014年,BOSS直聘推出“直聘模式”,让求职者与招聘人员通过手机端App就能实现直聊互动,帮助双方高效沟通,同时通过AI驱动的智能匹配,提升了用户求职与招聘效率。

  招聘本身是个双边市场,一边连着求职者,一边连着招聘者。双方的诉求极其复杂,企业的招聘时机要与求职者的跳槽周期匹配、岗位要求与求职者技能匹配、企业薪资要与求职者期望匹配等等。

  但在传统的招聘方式中,复杂的双边诉求被压缩得极其简化。求职者被压缩成一张简历,留下来的只有几年的教育,几年工作经验,得到了几张证书,做过什么样的项目,成为一个简单的二维信息。同样地,招聘企业也会把岗位诉求一层一层压缩,压缩成一个所谓的招聘启事。

  几年前,台湾一家公益组织做了个名为「Be A Giver」的公益广告。其随机去采访了一些公司的老板和HR部门的一些负责人,然后把几个简历匿名掉,让这些人去评判会不会去雇佣这么一个人。

  简历中有这么一个人:33岁,做过很多工作,干过钟点工,每个工作几乎都超不过几个月的时间。

  很显然,对公司的老板和HR部门来说,这个人是最先被pass的,并且言语评价苛刻,不理解这个人为什么会换这么多工作。

  故事的反转在于,当把这些匿名信息全都撕掉的时候,33岁那个人,名叫李安。

  其实,李安在美国没有成为一个大导演之前,做过各种各样的钟点工,曾经还有一段时间,完全是他的妻子收入支撑着他。

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招聘双方提交的简历或职位描述即使再详细,静态文本可能也无法表达太多深层次的诉求。

  因此,BOSS直聘推出“直聊”功能时,行业内纷纷跟进推出直聊。直聊功能并不复杂,但却从侧面反映了BOSS直聘在招聘这件事情上,和其他企业的思考从本质上不同。

  作为一家招聘企业,其在2019年和2020年,研发投入分别为3.3亿元和5.2亿元,占当年营收的占比分别为32.6%和26.4%;连续两年超过25%,2021年一季度达到1.64亿元,同比增幅均在55%以上,高于互联网行业平均水平。

  相比之下,某美股上市在线招聘公司,并未在利润表单独列出研发支出的数据。某港股上市在线亿元,占收入比重在12%-13%。

  另外,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BOSS直聘拥有902名研究及开发人员组成的团队,负责包括智能匹配与风控技术在内的产研相关职能,占总员工数的26.6%。

  巨大的研发投入,造就了BOSS直聘不同的基因。移动、直聊、智能匹配,终于有人开始把现代科技的发展,注入到招聘这个社会运转的重要环节中去,推动招聘行业从门户时代迈入匹配时代。从苍白的二维信息流转,到三维信息塑造更精准的画像和更丰富的数字信息,使人力资源整合分发效率更高。

  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曾发出感概:“40亿人要上班,这个领域竟然没有一个‘科学’?”“每一家公司,每一款产品都有属于自己的‘饭’,而BOSS直聘吃的就是技术饭、产品饭。”

  当一家以招聘为核心的公司,开始注入技术基因,探索出更具效率的运行方式时,整个行业乃至社会都将随之受益。

  从招聘平台购买简历后,每天花大概4个小时进行筛选,然后打电线个人真正见面参加面试——这是他的日常工作内容,繁琐且低效。

  因为买来的大量简历是无效的,有的太短,有的不适合,有的已经相当陈旧。这导致他经常性被挂断电话,偶尔还被恶语相向,有时甚至感觉自己像个电话销售。

  但即便耗费这么多精力,招聘费用还是没能降下来——每年需要40万元左右的开销。

  一段时间之后,程帅找到了在这个软件中“如鱼得水”的方法,不仅完成了各种招聘任务,效率也明显提高——一个上午就能约到8-10人来参加面试。

  最终,他选择了关闭其他招聘渠道,把费用集中在BOSS直聘上,一年给公司节省了大概30万元。

  在程帅的“对面”,已经55岁的谢光燕,退休后重新成为求职大部队中的一员。

  再就业的谢光燕希望延续年轻时的文学梦。作为曾经的“文艺女青年”,谢光燕喜欢写诗,喜欢兰波、艾略特和苏珊·桑塔格。

  虽然没有相关工作经验,但她想找一份新媒体编辑的工作。在BOSS直聘和十几个老板聊过之后,终于有一家公司愿意给她提供一个试稿的机会。一天之后,谢光燕成功了,老板被她的作品打动,她也重新投入了工作——传统招聘平台模式之下,她恐怕难有“聊”到老板和工作的机会。

  服务传统招聘平台未能服务到的中小企业、长尾求职者等用户,是BOSS直聘最重要的价值所在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我国中小企业贡献了50%以上的税收,60%以上的GDP,70%以上的技术创新,80%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,以及90%以上的企业数量。从求职者的角度,有80%的岗位都会被中小企业消化。它们是毛细血管一样的存在,也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、市场经济最庞大的一个构成。

  另一个数据则是:中国每年有大约5000万劳动者会换工作,他们花费大量时间换工作,这无疑是巨大的劳动资源浪费。

  提高这些个体求职者和中小企业的交流效率,最终目的是让整个劳动力市场创造正向的增长,减少两类群体的无用功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现阶段的BOSS直聘,并未开始全面商业化,众多中小企业和求职者能够以低成本,享受便捷高效的求职招聘服务。

  传统招聘服务模式下,企业必须与平台签订年框成为会员,才能获取简历下载权限,从而联系候选人。而BOSS直聘特地推出了“单点购买增值服务”,相当于让招聘服务实现了从批发到零售的模式创新。

  目前,BOSS直聘拥有3060万月活用户,其中服务的企业客户1300万家,获得认证的有630万家,82.6%属于中小企业。

  对于现有6-7成B端客户,以及更大体量的C端用户,BOSS直聘还没有开始进行收费,仍处于让利阶段。这也意味着,BOSS直聘还有着巨大的商业潜力待挖。

  招股书信息显示,BOSS直聘主要机构投资者包括今日资本、腾讯、高榕资本、策源创投、Coatue、高盛、GGV、和玉资本。

  从招股书中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,2019年、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,BOSS直聘收入分别为9.99亿元、19.44亿元和7.89亿元,后两个会计报告期,收入同比增幅分别达到94.69%和179.02%,增速明显放大。

  与此同时,BOSS直聘同期净利润分别为-5.02亿元、-9.42亿元和-1.76亿元,亏损幅度从2019年的50.27%降至2021年一季度的22.34%,有明显的收窄趋势。

  现金流方面,BOSS直聘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,从2019年的1.06亿元提高至2020年的3.96亿元,2021年一季度再次同比增长159.19%,实现1.65亿元的净流入。

  从收入结构来看,2019年以来,始终有99%左右的收入,来自于向B端客户收取的在线招聘服务费用,其他业务基本没有启动。

  相比之下,某美股上市在线%的收入来源于业务流程外包、校园招聘、培训、评估和安置服务。而某港股上市在线年来自个人付费用户的收入占比达到7.7%

  这意味着,BOSS直聘可变现的方式还有很多,但现阶段更重要的是用户规模和用户体验。

  根据Talking Data的统计数据,BOSS直聘在招聘类App中,占据了人均使用次数最高的位置,并且自2020年5月开始,就和智联招聘、前程无忧、猎聘等几家竞争对手之间,保持一个稳定的距离。

  QuestMobile的统计数据显示,从2020年1月开始,BOSS直聘的月活用户规模就已经与猎聘和前程无忧拉开距离。2020年5月,三者用户规模分别为1951万、1472万和1197万。到了2021年3月,BOSS直聘距第二名拉开近一半的身位。

  招聘类软件以“低频”为特点,但根据QM针对高校毕业生求职类App使用时长的统计数据,在求职类App中停留20分钟以上的用户,有45.2%都在使用BOSS直聘。

  总的来说,收入增长快,亏损不断收窄,现金流转好,但仍有一系列变现方式并未启动,是BOSS直聘财务方面的基本面——也许,这就是BOSS直聘处在看重DAU和MAU的互联网行业,手握行业最大用户规模却最不着急变现的底气所在。